84岁老专家带病为患者看诊

“既然老爷子想做这件事,病人也认可他,不如就大大方方地看” 病号服外面套上白大褂

八旬老专家带病为患者看诊

图为苏平(左一)在执勤现场核查进出边境地区人员。雷跃 摄

入伍后,出身农村的苏平比同年兵更能吃苦,不久便被选入炊事班。2002年9月,经过自己不断努力,苏平取得了高级中式烹饪师资格,2008年1月,取得大学专科学历。在部队,他成了具有大专学历、专业特长的有为青年。

“我来看看。”在三位年轻医生的搀扶下,田老颤颤巍巍从轮椅上起身,一步一步挪到病床前。他笑着说:“别看我腿上没力气,手上可有劲得很。”仔细检查过后,他伸手往张奶奶腰部穴位上一点,张奶奶不禁“啊”地叫出声,“对对,就是这种电流感”。

原来,早在上世纪70年代,张奶奶就曾找田辅友看过病,“他的指上功夫非常了得,点穴瞬间一股电流直达足底,过后却感到浑身松快”。张奶奶说,自田辅友以后,她在其他医生那里再未寻觅到这种触电感。没想到此次重逢,田辅友竟是以病友的身份为她看诊。

“二十多年的炊事员,很少见,我一直叫他‘苏木匠’。”跟苏平在食堂共事多年的王宗富说。从1997年至2018年,苏平21年的军旅生涯中,工作单位先后有原红河公安边防支队、原公安边防部队士官学校,但工作岗位仅有炊事员一个,像极了“老木匠”。

不少患者发现,在他的白大褂里,也穿着一身蓝色条纹的病号服。原来,他就是中南医院84岁的骨科康复科老专家田辅友。目前他也是该科的一名“老病号”,每天除了自己做康复训练,早上也会和年轻医生一起查房。

成功查获毒品大案,并被荣记三等功的苏平并没有高兴,“以前认为边境没那么复杂,但在我查到毒品后,才知道边境真的很需要我们。”转过身,苏平继续走上警车前往某临时查缉点。(完)

在授衔后,苏平成为普洱边境管理支队现役士兵转改招录民警中首次授予警衔级别最高的人员。因工作成绩突出,他曾荣立个人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来到江城之前,苏平是一个从云南大山中走出来、在炊事员岗位干了二十多年的“老木匠”。

老专家田辅友坐轮椅看诊

一个月内接连三次中风

“既然老爷子想做这件事,病人也认可他,不如就大大方方地看。”田峻说,在他的安排下,父亲每天上午在病号服外穿上白大褂,带队参与疑难患者的会诊。老人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发挥余热,一面给病人看病,一面将自己看诊的经验教给年轻医生,这两个愿望得到了满足,他的精神状态也好了许多。

江城哈尼族彝族自治县地处中、老、越三国交界处,是云南省唯一与两国接壤的县城,具有“一地跨三国”的独特区位优势。苏平所在江城边境检查站扼守着中越、中老边境地区到红河、昆明的咽喉,是保障境内安全稳定的战斗堡垒。

文/记者武叶 通讯员李晗

据《电商报》了解,除了在家上课之外,阿里钉钉还针对企业在家办公推出了多项措施,包括发布员工健康打卡功能、免费开放百人视频会议功能、向1000万家企业免费开放全套的“在家办公”系统等。据钉钉本月早些时候发布的数据显示,已有近2亿人在钉钉平台上进行远程办公。

他希望能在有生之年发挥余热

指挥中心统计,13日台湾新增444例新冠肺炎相关通报,截至目前累计通报16530例(含16059例排除),其中53例确诊,分别为本土27例及境外输入26例。确诊个案中,1名死亡,20名解除隔离,其余个案病况稳定,持续住院隔离中。

第53例为北部30多岁台湾男性,2月22日至3月6日赴德国慕尼黑、纽伦堡出差,返台后于3月11日出现咳嗽有痰、喉咙痛症状,于当日晚间就医后检验通报,于14日确诊,目前收治负压隔离病房。已初步掌握接触者共15人,包括出差同行同事、同住家人、职场及就医接触者等。另将调查该个案发病前在台活动史,以进一步追踪可能接触者。

事实上,疫情发生以来,不少企业规定员工可远程协作,钉钉、微信等在线办公软件也因此迎来爆发。据公开报道显示,2月10日早上,企业微信迎来最强大一波开工、上课需求,后台服务量上涨10余倍。

田峻介绍,父亲十几岁师承武术名师,擅长太极拳、通臂拳、易筋经等。1958年,他被推荐进入中医院校,开始系统地学习中医理论。他将武术中的一些手法融入治疗中,比如“以指代针”,通过点穴将手上的力道层层透达,“深至骨头,远达脏腑”。针对中风瘫痪患者的肢体无力,他将武术中的“撑筋拉骨”方法运用至康复训练中,帮助患者主动或被动牵伸,“这实际上和现代康复中的牵伸疗法不谋而合”。

1985年,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成立骨科康复科,田辅友既是建科元老,又是第二任科主任。他很乐意将自己毕生所学教给年轻人,手稿装满了两个高三四十厘米的箱子。从退休直至79岁,他一直坚持为病人做治疗,多的时候一天要看二十多个病人。如今,儿子田峻已从父亲手中接棒前行,孙女也在学习中医。

为了帮助父亲振作起来,田峻想了很多办法,但都未能奏效。直到有一天,他注意到父亲脸上又有了笑容,观察之下才发现了父亲的“秘密”——父亲私底下在悄悄地给“病友”看病。

今年6月,田辅友腹痛难忍,经检查证实为胃癌,随即接受了胃大部切除术,只保留了1/4的胃。

长期卧床对老年人来说凶险异常。从7月12日到8月1日,田辅友住院期间接连三次中风。第三次中风后,老人右侧肢体瘫痪、失语,病情平稳后转入骨科康复科接受后续治疗。

同时,大有智荟在其新品发布会上举行新品慈善义卖活动,将现场义卖所得善款悉数捐出。

第52例为北部30多岁台湾男性,2月28日与2名友人自台湾经土耳其转机至瑞士后,2月29日自瑞士搭乘巴士至法国滑雪,3月7日再自法国搭乘巴士至瑞士乘机,经土耳其转机返台,于3月8日入境。该个案于3月12日晚间出现发烧、全身倦怠、咳嗽、流鼻水等症状至医院就医后采检通报,于14日确诊,目前收治负压隔离病房。已初步掌握接触者共39人,包括同行友人、入境同班机旅客、职场接触者及就医接触者等。

1979年,苏平出生在哀牢山的山腰上——云南省景东县大街乡气力村,跟父母住在土坯房内,门前屋后都是山,重重大山锁住了村民走出大山的梦想。

大有智荟创始人洪晶燕女士向记者表示,厦门是一座爱心之城,涌动着爱心助残、爱心敬老、爱心济困、爱心扶幼、关爱特殊岗位工人的暖流。该机构借此年会,启动“大有智荟启茗爱心计划”项目,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回馈社会。

苏平的父母希望他学业有成走出大山,但因家境贫寒,他初中毕业后就辍学在家跟父母务农。“真要一辈子当农民吗?”在家待业的苏平每日跟着父母劳作,皮肤越来越黑,日子却越来越苦。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84岁的骨科康复科老专家田辅友拥有双重身份:穿上白大褂,他是病区最资深的专家;脱掉白大褂,他又是病区最年长的病人。从11月开始,因中风在病区接受康复训练的他,每天早上都会在病号服外套上白大褂,参与疑难病例的会诊,之后自己再接受治疗。

2019年11月30日,苏平与战友在公路上开展公开查缉。11时许,一辆无牌摩托车在距离查缉现场30米的地方突然掉头,苏平发现可疑情况后,立即叫上战友进行追击。在追出约3公里后,当场抓获犯罪嫌疑人1名,从该摩托车货架上的编织袋内查获冰毒、海洛因11.2公斤。

一位50多岁的阿姨做家务时,刚直起身就动弹不得了,被送入康复科接受治疗。起初,田峻认为患者是闪了腰,治疗却收效甚微。老爷子为其检查后特地提醒儿子,“患者骶髂关节有问题”。田峻忙来到患者床前仔细一摸,患者骶髂关节果然有问题。找准了问题的“靶点”,这位阿姨的病很快就康复了。

骨科康复科主任田峻,是田辅友的儿子。他介绍,经过两个月的肢体功能训练、呼吸训练和语言训练,父亲恢复情况非常理想,但情绪却始终处于低谷。田峻说,父亲65岁退休后,仍在家坚持为病人看诊,此次病倒后离开他所热爱的事业,他觉得自己“没有用了”,内心很失落。

17日上午8时许,又到医生查房时间。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骨科康复科病房,查房的“白大褂”队伍里,有一位年迈老人的身影。他坐在轮椅上,由年轻医生推行,但一到询问患者病情的时候,老人立马挺直了腰板,听得格外仔细,边看片子边给出自己的诊疗意见。

已逾不惑之年的苏平,在这里却像一个学童,在执勤现场弯腰向青年民警求教盘查技巧、查验方法,在深夜中拿起《查缉案例汇编》《查缉手册》等书籍深入研习……他要尽快在新的战场上有所作为。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有消息称,拼多多上个月推出了一款名为“Knock”的应用软件,定位于“为企业打造的企业通讯与办公工具,助力企业高效沟通与管理”。

她表示,一个人或一个集体的力量有限,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让更多社会爱心人士都能参与其中,让爱汇聚、用爱呵护社会上需要帮助与关爱的人。(完)

希望年轻人不断学习、不断进步

1997年,在解放军服役的堂哥往家里寄了一张立功喜报,这张喜报给苏平走出大山带来了新的希望。“要不去当兵?”当年12月,苏平走出哀牢山,向部队而去。

竟巧遇半世纪前的老病号

“田教授,您帮我看看吧,这腰疼老好不了。”当天,74岁的张奶奶躺在治疗室,见到田老来查房忙打招呼。她说,上周她在家端脸盆倒水时,不慎闪到了腰,当时就疼得受不了。在家观察了两天不见好,张奶奶住进医院按摩、理疗,治疗数日后症状有所缓解,但仍未完全康复。

老专家生病期间坚持看诊

2019年1月1日,原公安边防部队改革,走出大山21年的苏平选择回归大山。“我是从大山里出来的,当然要回归大山。” 2019年2月16日,苏平以移民管理机构转改招录民警的身份,来到祖国西南群山中的江城边境检查站开始了戍边卫国的新征途。

“肘关节是个硬骨头,蛮力按摩很容易使患者受伤,要把毛巾或枕巾对折两下垫在下面,按压的时候患者要找到那种酸胀感。酸胀过后,要感觉舒服。把这些简单的按摩方法教给患者家属,在家里就可以经常做。”住院期间,田辅友不遗余力地将自己看诊的心得体会传授给学生和病友家属。他坦言还有很多事想做,却感到力不从心。“能给病人看病是最幸福的事,希望年轻人能够珍惜当下,努力地工作,努力地学习,勤于动脑,不断进步。”

田辅友一家与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渊源颇深。